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曾经的英雄联盟第一赛区跌落神坛联盟化改革能拯救LC

发表于:2020-06-17 09:32:37 来源:sb体育平台-沙巴sb体育注册-沙巴sb体育开户

  曾经位居全球四大英雄联盟赛区王者地位的LCK,终于要接受联盟化了。

  6月17日,LCK的2020年夏季赛将会开打,这也是LCK联盟化之前的最后一个保留升降级制度的赛季。夏季赛之后,LCK将取消升降级制度,并计划在2021年彻底转型至联盟化。

  除了取消2015年延续至今的升降级制度之外,LCK的次级联赛CK将被新生的学院联赛取而代之。而联盟化的LCK要求旗下所有战队至少拥有1支学院联赛战队,以保证LCK选手的补强。

  除此之外,联盟化的LCK也将改为特许经营制度,目前LCK官方已经开始新产生的席位进行招标。已投标俱乐部提交的商业计划书、战队运营计划书和资金筹集计划书将在今年8月完成审核,LCK官方在9月份公布新联盟的参赛队伍名单。

  联盟化后LCK将统一注册母公司,以及涉及视频制作,场馆建设,直播平台,主持人团队,文化娱乐,周边产品开发等一系列相关业务开发运营的子公司。

  从近两年LCK的种种来看,联盟化势在必行。

  赛场成绩是首当其冲的问题,LCK近两年来在世界赛场上的成绩遭受了断崖式的下滑。联盟化虽然无法解决赛场上选手发挥的问题,但却能在赛场下解决选手们的待遇问题,让他们尽量不带任何包袱地踏入比赛。

  从2013年到2017年,LCK战队连续5年在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夺冠,S5、S6和S7三届全球总决赛冠军赛也变成了LCK内战。在那段时间,研究韩式打法已经成了中国选手们的必修课,“抗韩”也已经成为了全球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的共同目标。在那五年里,LCK坐稳了“第一赛区”的位置,地位无人可以动摇。

  ▲2017年是LCK最后一次赢下全球总决赛冠军,2017年后LCK战队全球总决赛的最佳战绩仅为四强。

  然而,最近两年的S8和S9两次世界赛,LCK战队中仅有当时的SKT T1战队在S9进入了一次四强, 其他战队在八强和小组赛阶段就被早早送回了家。反倒是LPL赛区后来居上,IG和FPX战队分别在S8、S9决赛上击败了欧洲战队Fnatic和G2,拿下了两座世界冠军奖杯。

  而成绩下滑的最大原因,一方面来自于LCK陷入闭关锁国,竞技思路固化,另一方面则来自于LCK的选手待遇问题。

  从选手阵容来看,LCK是英雄联盟全球四大赛区之中唯一一个没有任何外援的赛区。直至2020年,LCK赛区在近7年的时间中仅有BBQ战队在2018年短暂使用过瑞典选手Malice,但此人最后因种族歧视言论被官方禁赛。

  LCK不使用外援这种做法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一方面原因来自于LCK连续5年夺冠带来的骄傲和和他们对自身电竞人才培养的自信。而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LCK的待遇很难吸引到外援前来,甚至留不住自己的精英选手。

  根据LCK官方在推特上公布的数据,2020年LCK英雄联盟选手的最低年薪为6000万韩元(约合35万人民币),平均年薪为1.7亿韩元(约合100万人民币)。与之相对的,根据DOT Esports公布的数据,北美赛区LCS选手的平均年薪为41万美元(约合300万人民币);而根据H2K战队创始人理查德·威尔斯公布的数据,欧洲赛区LEC选手的平均年薪也达到了25万欧元(约合200万人民币)。

  除了选手薪资在四大赛区中垫底之外,LCK还曾爆出过选手待遇问题相关的丑闻。

  ▲被GRF战队解雇的教练CvMax直播爆出了很多战队黑料。

  2019年9月,LCK战队GRF宣布解雇时任教练CvMax,CvMax离队后称自己因与管理层代表赵奎南的矛盾,导致合约结束而离队。CvMax人称麦哥,将GRF这支当时在次级联赛排名倒数第二的战队带入了世界赛,并启用了Viper、Chovy、Doran等优秀年轻选手。离队后麦哥因不满GRF管理层做派,随即便爆出了GRF战队内部逼迫选手签霸王条款,二队选手只能吃剩饭剩菜等丑闻。

 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事件,是当时GRF战队逼迫当时还是战队青训生的Kanavi签署有效期5年的霸王条款。内容包括“若无法与选手即时取得联系,将罚款4.2万美元,并将选手剩余工资没收”、“战队认为选手状态不佳,可以单方面可以单方面终止合同”、“选手在队期间所使用的的任何涉及GRF的注册产权和商标均需付费”等一系列骇人听闻的卖身契条款。爆料之后,CvMax和赵奎南的名字占据了当月韩国搜索引擎10代和20代热搜的头两名。

  而由于此次事件影响极为恶劣,并且涉及到了选手合同,所以拳头官方也介入了调查。最终,GRF事件以选手Kanavi选手成为自由人,赵奎南被GRF母公司Still8解雇,CvMax和选手们接受Still8正式道歉而告终。

  在当时,这个事件虽然有了一个较为积极的结果,但事件本身对GRF战队造成的负面影响是无法被忽略的。事件之后,一路从次级联赛走上来的GRF战队宣告分崩离析,Chovy、Doran两名选手选择追随恩师CvMax加入DRX战队,其他部分选手也分别转会至其他战队。而人员流失的GRF也再次被打回了次级联赛,从此一蹶不振。而最为讽刺的是,重获自由之身的Kavavi来到了中国并加入了LPL战队JDG,随即便率队在LPL2020春季赛上拿到了战队首个冠军。

  从2018年起失去了冠军光环庇护的LCK需要开始正面薪资待遇不高,选手生存环境堪忧等多方面问题,否则不仅外援不会选择LCK,LCK甚至连本土选手无法留住。除了Kanavi之外,其他韩国选手来到中国都如鱼得水。其中2017选择来到中国的韩国选手The Shy就是最明显的例子。The Shy来到中国的第二年他就带领IG拿到了LPL赛区的首个全球总决赛冠军。

  ▲留不住优秀选手是LCK最大的问题之一。包括Doinb、The Shy、Kanavi和Rookie等优秀韩国选手来到中国之后都拿到了各自的冠军。

  而在这次联盟化的决策中,LCK明确对选手薪资做出了较大的调整。其中选手底薪翻了三倍,最低年薪从20亿韩元(约合110万元rmb)涨到了60亿韩元(约合330万人民币)。

  除此之外,拳头韩国还在今年5月订制了一份选手标准合同,其中包括一系列保障选手权益的条款,包括转会需要经选手同意,对未成年选手的保护和对战队教练组、管理层的合同加大审核力度等。联盟化之后,GRF的奴隶条款将彻底成为历史。

  LCK同时也开始鼓励各家俱乐部引入外籍选手和教练。事实上,根据ESPN的报道,LCK战队SB已经在5月份引入了LCK历史上第一名外籍教练,原Team Vitality的教练Yamato Cannon。

  而联盟化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,就是升降级制度。

  升降级制度虽然能在某种程度上提升战队比赛积极性,但其不稳定性对于赞助商的打击较为致命。如果赞助商投资的战队降级,那也意味着这家赞助商基本上在短期内会颗粒无收。相比当下其他电竞赛事联盟,保留着升降级制度的LCK越来越难以给到赞助商安全感,这也让他们在投资时变得更加谨小慎微。

  与之相对,成绩常年徘徊在中下游的LCK俱乐部也会因拿不到赞助而难以为继。资金不足无法招募或培养选手,俱乐部成绩很难有起色,就此陷入恶性循环。这也造成了除了T1战队等几家老牌战队之外,其它小俱乐部均面临着不同程度上的财政问题,滋生出GRF战队那种奴隶条款也不足为奇。

  而联盟化之后的LCK的名额将会重新成为各大投资公司资本追逐的对象,固定席位制使得各大投资者可以不用担心降级产生的血本无归。

  根据拳头官方和LCK公布的消息,截至目前为止,参与新席位招标的队伍已经达到了25支。除了原有的10支LCK队伍和8支CK队伍之外,LCK还吸引到了7支外来招标的俱乐部。其中就包括6届NFL冠军匹兹堡钢人队旗下的匹兹堡骑士队、NBA名宿沙克·奥尼尔所投资的NBA国王队旗下的NRG战队、反恐精英联赛著名战队FaZe等国际俱乐部的加盟。可以看出,联盟化的LCK已经开始吸引到境外资本。受制于韩国本土人口限制,LCK观众很大一部分将来自海外,而吸引到了外资进入的LCK也能在海外收视市场上有所作为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LCK宣布联盟化之后,已经有一些赞助商开始赞助LCK的战队。5月末,DRX战队收到了超跑品牌迈凯伦的赞助,DRX将会策划各种与迈凯伦的各种联动活动,以提升品牌价值。

  6月9日DRX战队又和韩国人气最高的移动聊天工具Kakao Talk旗下的Kakao Friends(可可朋友)正式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。根据DRX官方微博公布的消息,DRX战队将和Kakao Friends将会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联合营销,其中Kakao Friends的经典形象“Ryan狮子”也将会出现在DRX以后的队服上面。

  ▲LCK宣布接受联盟化之后,DRX战队已经获得了移动聊天工具Kakao Talk的赞助。

  除此之外,韩国老牌俱乐部Gen.G也在6月9日迎来了他们的新赞助商PUMA。PUMA将为Gen.G旗下包括英雄联盟和守望先锋分部(首尔王朝队)在内的电竞战队提供队服。虽然这两笔赞助均未提及合约持续年份,但我们仍有理由相信这些赞助商已经开始看好联盟化后的LCK的潜在商业价值。

  本文经授权发布,不代表36氪立场。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 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,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,账号将被禁止发言。

 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、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

 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,项目融资率接近97%,领跑行业